栏目导航

news

b2b电子商务网站

主页 > b2b电子商务网站 >

成为偶像练习生的门槛有多低?

发布日期:2021-10-09 20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    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27日电(记者 任思雨)近日,平均年龄8岁的偶像组合“天府少年团”宣布出道,随即在网络引起巨大争议,有网友认为,低龄偶像出道会影响孩子的学习和正常成长。

    仅仅出道4天,这个团体的所属公司就在深夜宣布:组合即日解散。

    4日出道记

    8月20日,偶像组合“天府少年团”携单曲正式出道。令人意外的是,该团队的7名成员中,最小的7岁,最大的也仅有11岁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源:微博截图。

    经纪公司ASE亚洲星空娱乐曾回应称,不是把孩子当作赚钱的工具,而是在孵化具有时代意义的新一代少年榜样。几天后,公司再度表示“不做饭圈文化,没有资本运作”,并将“天府少年团”更名为“熊猫少儿艺术团Panda Boys”。

    但这些解释并没有打消网友的质疑。24日下午,成都市教育局表示对此高度关注,24日晚,公司宣布从即日起解散“天府少年团”(熊猫少儿艺术团Panda Boys),将认真妥善处理后续工作。

    记者注意到,目前该经纪公司的账号暂时处于禁言状态,仅剩下3条关于“天府少年团”的微博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源:微博截图。

    成为一名练习生,几岁起?

    一个8岁男团的短暂出道与解散,使偶像养成、造星低龄化等问题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。

    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成团的初衷并非把孩子包装成商业明星,而是要推广天府文化,给孩子提供更专业的舞台,是公司在先期宣传中出现了调性错误。

    但在年初一则“天府少年团”成员招募消息中,公司曾明确表示这是“面向全国发起养成系偶像成员的招募”,并承诺有专业经纪团队全程跟训,量身定制出道计划。

    据央视财经报道,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曾表示,“孩子只要活泼开朗就可以,选拔标准还是交给评委老师来看,男孩女孩都需要。最小的年纪可以到5岁,有基本的读写能力,才艺都是在我们这边培训的,如果孩子够优秀的话,我们公司是不用您交费的。”

    梳理国内知名经纪公司今年发布的选秀招募信息,报名者的年龄要求大多以13岁为起点。

    乐华娱乐2月发布的选拔信息显示,报名者须为2000年-2008年出生者,拥有演唱、舞蹈、RAP、表演、模特、词曲等才艺之一或者外貌突出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源:乐华娱乐微博截图。

    以女子偶像团体SNH48 GROUP闻名的丝芭集团近日发布招募信息,要求报名者为13-22岁、拥有偶像梦想的女生(优秀者条件可适当放宽)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源:SNH48团体官微截图。

    此外,觉醒东方训练生招募的年龄要求为男生12-19岁,女生16-22岁;香蕉娱乐为14-22岁,染色体娱乐集团为13-18岁,嘉行新悦为15-20岁,哇唧唧哇为18岁以上……

    曾打造TFBOYS等团体的时代峰峻,在招募TF家族练习生时要求为年龄10-18岁,形象好气质佳,有擅长才艺者优先。公司表示,一经入选将获得声乐、舞蹈、表演等全方位免费培训,量身打造的艺人包装,公司内部及外部的各类媒体资源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源:时代峰峻官网截图。

    而在微博“练习生招募”的超话下,有许多青少年展示才艺、主动报名,他们的平均年龄多为12、13岁。

    低龄偶像之隐忧

    练习生制度起源于日韩,是演艺公司挖掘新艺人的方式之一。娱乐公司定期招募练习生,他们经过短则几个月、长则好几年的训练,最终以选秀节目或其他方式出道,成为偶像艺人。

    随着近年来选秀节目的火热和粉丝经济的发展,偶像养成产业链日趋成熟,但巨大的经济利益背后,低龄少年是否有甄别资质的能力?经纪公司又能否为其匹配良好的教育资源?都需要引起家长、主管部门的警惕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源:艺恩《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发展报告》。

    今年6月,江苏警方破获一起以练习生招募为由实施的诈骗案件,犯罪嫌疑人李某一人分饰两角,假冒韩国某娱乐公司招生老师和会计,用半年时间陆续骗取两名未成年2万余元。

    在残酷的选秀制度之下,练习生的出道比例并非100%,一些急于成名的孩子和家长签订合同时忽略漏洞,最终导致宝贵青春被虚耗。去年年初,两名未成年练习生想回家乡参加高考,与演艺公司解约,却被对方索赔300万元。

    此外,资料显示,2021年5月,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综艺节目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明确要求禁止未成年人参加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。

    近期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开展网络综艺节目专项排查整治活动,要求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,重点加强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管理,严格控制投票环节设置;坚决抵制追星炒星、泛娱乐化等不良倾向和“流量至上”、拜金主义等畸形价值观。(完)